限制最低價中標!發改委全面修訂《招標投標法》

2019-05-29 09:45:57 admin 401

日前,發改委就修改《招標投標法》及《招標投標法實施條例》的征求意見稿,已經簽署,并于2017年12月28日起正式施行。

近日又傳來重要消息 ,國家發改委將主導對《招標投標法》進行全面修訂,相關草案有望2018年年內出臺。對于社會呼聲很高的修改關于“最低價中標”的條文內容,有望在此次修訂中實現。

 

 
 
 
全面修訂
 
 
 

 

2018年1月19日上午,國家發展改革委組織召開招標投標部際協調機制會議暨《招標投標法》修訂啟動工作會。

國家發展改革委副秘書范恒山強調,《招標投標法》涉及領域和行業廣泛、利益主體多元、運行機制復雜、監管鏈條較長,做好修法工作,要重點把握堅持理順政府與市場的關系、堅持問題導向、堅持借鑒國際經驗與立足我國國情相結合三項原則。在修訂范圍上,要進行全面修訂,盡量做到一次性修到位,使修訂后的《招標投標法》能夠適應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招標投標市場發展的需要,經得起歷史和實踐檢驗。在工作目標上,爭取2018年盡快形成修訂草案上報國務院。

會議一致同意按照相關工作方案加快推進修法工作。

 

 
 
 
行業痛點:最低價中標
 
 
 

 

2017年5月、6月,人民日報分別2次刊文,直接點明“最低價中標,該改改了”。

2017年8月,國家發改委印發《關于修改〈招標投標法〉〈招標投標法實施條例〉的決定》(征求意見稿)中,已列出有關限制“最低價中標”、鼓勵推行電子招投標的條款。

因此,2018年對《招標投標法》的全面修訂,尤其值得關注!

在1月19日的會上,發改委負責人特別提出,“使修訂后的《招標投標法》能夠適應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招標投標市場發展的需要,經得起歷史和實踐檢驗”。

人民日報在對江蘇、湖北、四川3省的100多家實體企業進行調查時發現,“最低價中標”成為企業集中詬病的問題。多位企業負責人表示,一些地方和國企招標采用“最低價中標”,這種“重價格、輕質量”的指揮棒,不符合新發展理念。

“最低價中標”,真的該改改了!

之前,“最低價中標”的法律依據是《招標投標法》。我國《招標投標法》規定,中標人的投標應當符合下列條件之一:“(一)能夠最大限度地滿足招標文件中規定的各項綜合評價標準;(二)能夠滿足招標文件的實質性要求,并且經評審的投標價格最低;但是投標價格低于成本的除外。”

 

對于“最低價中標”這個原則,幾乎整個制造業企業一致表示,“最低價中標”影響正當競爭、降低產品質量,已經成為振興實體經濟的障礙。“沒有哪個企業愿意參與‘最低價中標’,但是現在市場環境被擾亂了,產業鏈從下游向上游惡性傳導:不壓價,中不了標;中了標,產品質量往往下降。”業界人士表示。

 

修改之前,排名第一的中標候選人為中標人。

 

修改之后,招標人可以授權評委直接確定中標人,可以選擇第一中標候選人為中標人,也可以不選擇第一中標候選人為中標人。

 

所以,從2017年12月28日開始,即便成為了第一中標候選人,業主也可以不選擇其作為中標人。

 

在今后,產品質量以及客戶關系成為權衡是否合作的重要指標,想低價沖標,不做工作直接來投標的,中標會越來越艱難。

 

此外,日前財政部印發財政部令87號《政府采購貨物和服務招投標管理辦法》也明確提出,評標委員會認為投標人的報價明顯低于其他通過符合性審查投標人的報價,有可能影響產品質量或者不能誠信履約的,應當要求其在評標現場合理的時間內提供書面說明,必要時提交相關證明材料;投標人不能證明其報價合理性的,評標委員會應當將其作為無效投標處理。

 

該《辦法》需特別注意之處如下:

 

第一、該投標價格與其他投標人相比的價格,參照對象是“其他投標人的價格”,此處不是大家常說的“成本價”,因為“成本價”有時的確很難直接判定,爭議也很大,直接與“其他標人的價格”相對比,易操作,例如:若九個投標人,八個投標人報價為1億左右,另一位若是8000萬,可能就需要進行“合理性”解釋。

 

第二、價格明顯低于其他投標人的報價情況下,有可能影響產品質量或者不能誠信履約。這里用詞是“有可能”,可以認為若價格過低,都存在“有可能”,所以免不了要澄清。

 

第三、應當要求其在評標現場合理的時間內提供書面說明,必要時提交相關證明材料。這里要注意的是“評標現場合理的時間”,這個意義重大,避免了場外人情,也是說“投標”是否有效,當場決定。

 

第四、投標人不能證明其報價合理性的,評標委員會應當將其作為無效投標處理。這里用詞是“應當”,而不是“可以”,就是該《辦法》直接規定這種情況就是“無效投標”。

 

目前,一些地方在招投標中存在的“低價中標”現象,導致在最低價中標的競爭中,呈現良者退出和劣者胡來的困局。這已經成為企業提升產品質量的突出障礙,亟待治理和規范。而在基建和地產行業。最低價中標往往使承建商無利可圖甚至賠本吆喝,承建商的應對手段往往是工程停建、惡意拖欠薪酬等。最低價中標往往從單純的經濟糾紛,發酵成社會問題。

 

“最低價中標”的時代已被終結了。

 

 

 
 
 
征求意見稿
 
 
 

 

2017年8月,國家發改委印發《征求意見稿》,關于《招標投標法》的修改有以下提議:(“紅字”,已修改完成;“藍字”,待修訂)

關于修改《招標投標法》的決定 (征求意見稿)

一、將第三條中的“國務院發展計劃部門”修改為“國務院發展改革部門”。 

二、第五條增加一款,作為第二款:“國家鼓勵利用信息網絡進行電子招標投標。數據電文形式與紙質形式的招標投標活動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三、刪去第十三條第二款第三項。

四、將第十九條第二款修改為:“國家對招標項目的技術、標準有規定的,招標人應當按照其規定在招標文件中提出相應要求。招標人可以在招標文件中合理設置支持技術創新、節能環保等方面的要求和條件。”

五、將第二十四條修改為:“招標人應當確定投標人編制投標文件所需要的合理時間;但是,依法必須進行招標的項目,自招標文件開始發出之日起至投標人提交投標文件截止之日止,最短不得少于二十日,采用電子招標投標在線提交投標文件的,最短不得少于十日。”

六、第四十一條增加一款,作為第二款:“前款第二項中標條件適用于具有通用技術、性能標準或者招標人對其技術、性能沒有特殊要求的招標項目。”

編者注:有專家指出,此條款是對“經評審的最低投標價法”之濫用的改正,有利于遏制不合理的最低價中標現象。

七、將第四十七條修改為:“依法必須進行招標的項目,招標人應當自訂立書面合同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有關行政監督部門提交招標投標和合同訂立情況的書面報告及合同副本。”

八、第四十八條增加一款,作為第四款:“依法必須進行招標的項目,招標人和中標人應當公布合同履行情況。”

可以看出,這個《征求意見稿中的多項內容,并沒有在12月27日的修改中實現。會不會在2018年的修訂草案中呈現,還需拭目以待!

不過既然都是發改委主導的,相信不會令大家失望的。

亚洲AV无码乱码在线观看野外-欧美激情在线精品三区-99精品视频在线观看免费播放-日韩欧美国产一区二区重口